欢迎访问沙地乡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今天是:

通知公告: /www/wwwroot/essdw.com.cn/data/tplcache/0b8374a97cc4c3e84774ac38d9d5624f.inc Not Found! /www/wwwroot/essdw.com.cn/data/tplcache/0b8374a97cc4c3e84774ac38d9d5624f.inc Not Found! /www/wwwroot/essdw.com.cn/data/tplcache/0b8374a97cc4c3e84774ac38d9d5624f.inc Not Found! /www/wwwroot/essdw.com.cn/data/tplcache/0b8374a97cc4c3e84774ac38d9d5624f.inc Not Found! /www/wwwroot/essdw.com.cn/data/tplcache/0b8374a97cc4c3e84774ac38d9d5624f.inc Not Found!

站内搜索:
他山之石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他山之石 >
父亲的手
时间:2019-08-03 00:00  作者:信息发布员  来源:未知

□  李华国

夕阳西下,余晖满天,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品尝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爷爷,你烦不烦,把菜弹到我的衣服上了……”六岁的女儿发起牢骚。父亲很不好意思,急忙放下碗筷,拿起卫生纸,给孩子擦油渍,那双手分明在颤抖。

这不是父亲第一次“失手”了,可孩子哪里知道爷爷的手有毛病。

父亲老了,右手这样颤抖几年了,现在越来越不灵便,特别是在写字、夹菜等细活时很吃力,往往要用左手握住右手腕,右手慢慢移动,才显得稳当,就像机器人一样稳步操作,才能完成常人很容易完成的动作。有时右手不听使唤,摇晃摆动,就会把菜弹得满桌都是,让大家食欲全无。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帮他夹菜,他不习惯,他宁愿自己受罪,也不愿麻烦别人。每逢家里来客,他就不上桌,待客人走后才吃饭。

父亲年轻时,手该多灵巧,多精干,泛着健康的小麦色,夹杂着一股如山林清新的味道。父亲擅长珠算,既快又准,算账时右手指吧嗒吧嗒拨动算珠,就像拨动琴弦一样美妙。我曾发誓要像父亲那样潇洒自如,掌控算盘,可惜我太笨拙,没能继承父亲的优点,遇到数字只依赖计算器。

父亲写得一手好字,每逢春节前夕,来家里找他写春联的人络绎不绝。念小学的我也跟着忙了起来,在父亲的指导下学着折纸、裁纸,拉伸条幅,晾晒春联,后来自己的毛笔字有了长进,干脆动手写上了。院子里铺满了红红的一片春联,墨香四溢,充满喜气。父亲看着我写的毛笔字,他笑了,终于找到了接班人。父亲写春联从不收费,邻居们不好意思,取春联时会给他带包烟,或是打一斤酒,拿一些鸡蛋,算是犒劳。

父亲会就地取材,做很多玩具和农具。我们姊妹玩的毽子是他用鸡毛和铜钱做的,跳绳是他用稻草搓成的,木枪是他用木头雕刻的,弹弓是他用枝丫和橡皮筋做的,这些纯手工打造的玩意儿伴我们度过了幸福的童年;家里的农具基本不用买,菜篮子、箩筐等都是他从田野里采来的柳条或荆条编织的;铁锹、锄头、镰刀等的木柄是他加装的;捆绑东西的绳索是他用废旧的塑料线搓成的。

父亲脑袋瓜灵活,学习成绩不错,在班上数一数二,可家里姊妹多,常常揭不开锅,爷爷没等他小学毕业,就赶他回队里参加集体劳动挣工分,撑起了家里的半边天。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兴修水利,建设国防,父亲一身的才能终于派上用场。村里推荐他做会计,从此他便东奔西走,南来北往,告别了繁重的农活。

父亲生性倔强,做事严谨,不能做的事坚决不做。他一生打坏了好几个算盘,写完了上百个账本,从没出过岔子。在某工程施工时,他发现办公椅上的衣兜里多了两百元钱,警觉的他一打听,明白是承包商干的,目的是让他多报一点土石方数字。父亲立即找到老板,当面退还,还告诉别人要多在工程上花心思。因此,他得罪了不少人,工作也丢了。

不到四十岁的父亲,回到农村,从零开始,坦然地接受一切。冬去春来,收麦,插秧,种菜,夙兴夜寐,乐此不疲。因我们家离街近,爱钻研的父亲从书上和农技站那里学会了大棚种菜,不论什么季节的菜,都迎来了好价钱。家里的收入不断增加,生活也在不断地改善,黑白电视机、缝纫机、自行车等几大件陆陆续续进了家门,这在农村物资匮乏的年代,都算富裕家庭了。

在晴朗的夏夜里,父亲把电视机搬到院坝里播放,摆满了椅子,忙了一天的乡邻们陆陆续续聚拢过来落座乘凉、聊天、看电视,好不热闹。下学早的姐姐学会了缝纫技术,在家里开起了裁缝店,也方便了周边乡邻们。父亲隔段时间就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们姊妹去县城逛逛,买衣服,买书,常引来村里孩子们的艳羡。我佩服父亲的勇气和能耐,自信、勤奋、努力的种子悄然种在了心底。

父亲的手经历风雨,长期暴晒,很快变成黑炭一般,没有任何光泽,手掌老茧越来越厚,手背青筋越来越凸,唯有那指甲显出白来,长而尖锐。前不久,他帮孩子洗脚时,不小心刮伤孩子,我才留意到他的长指甲。问他为何不剪,他说这样尖锐锋利,抓举有力,方便摘菜、种地。我的心一颤,顿时酸楚涌上心来,父亲的手原来是一把利剑。

父亲已古稀之年,本该待在老家和乡邻们聊聊天,打打牌,安度晚年。但他却闲不下来,辗转千里,来恩施帮我带孩子。

那双粗糙的手,握住孩子细嫩的手,孩子感到刺疼,总试着挣开,父亲只有提着书包或撑着伞,颤巍巍地跟在孩子后面,为他遮风挡雨。

每逢周末,我和妻子在家带孩子,想给父亲放放假。父亲还是闲不住,乘公交也要到郊外一块空地里开荒种菜。自此,家里小菜基本不用买,为我们节省了不少开支。多的菜还送给院子里的熟人,迎来大家的盛赞。我劝他多休息,他说,现在种菜没有压力,不像以前靠种菜为生,种不好菜,换不了钱,你们就没有学费了。

的确,父亲当年起早贪黑,待菜如子,那双手不是沾泥,就是带水。哪怕在数九寒天,每日五更便起床摘菜、洗菜,双手冻得发紫甚至皴裂,也无半点哀怨。一担菜摇摇晃晃挑到街上,坐地守摊,饥寒交迫,也舍不得买个馒头吃,直到中午卖完菜才肯回家吃饭。回到家,他瘫软地坐在桌旁,摆出装钱的塑料袋,细细整理那些“元角分”,一副满足的样子,疲劳似乎又消失了。

如今,岁月的皱纹慢慢布满了父亲的手,那些皱纹里刻满了他人生中的酸甜苦辣,记载了父亲的辉煌历史。

上一篇:思乡雨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3-2016 www.essdw.com.cn All 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恩施市沙地乡党委 沙地乡人民政府 建设管理:恩施市新闻中心

投稿信箱:sd8782001@163.com 联系我们:0718-8782001 传真:0718-8782025

鄂ICP备07011001号

  • 柯俊参加恩施市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强调以更大作为推动市域发展
  • 被爱包围的一家
  • 巴东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惠民生
  • 抓实党建,引领民营企业健康发展
  • 万博bet官网
  •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
  • 白金会娱乐集团
  • 网上真钱扎金花
  • 888真人备用网址
  • 老虎机作弊器
  • 福彩3d谜语